缘溪行,忘路之远近

有谁知道这是哪个城市?


王浚冲为尚书令,着公服,乘轺车,经黄公酒垆下过。顾谓后车客:「吾昔与嵇叔夜、阮嗣宗共酣饮于此垆。竹林之游,亦预其末。自嵇生夭、阮公亡以来,便为时所羁绁。今日视此虽近,邈若山河。」 


不知是秋雨还是冬雨,买好菜出来,湿冷昏黑的街道已变得拥挤熙攘起来。想起周作人写给朋友的书信里提到雨,开篇娓娓,不知是闲愁还是佳趣。穿雨衣蹬三轮的大婶,车上的红苹果散落了一地。走进拐角一个小面馆,一两素燃,老板娘坐在炭火炉边说着亲切的宜宾话。想必这已然是冬天了吧,什么时候也该细火慢炖一锅汤。

清醒纪(节选)

有心论:

by安妮宝贝


自序

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慢慢地感觉到自己,成为一个时常会心存留恋的人。


在飞机上,看到窗外的白云,大朵大朵,厚重起伏。


连接成一片白茫茫的海洋。知道我与它的邂逅,只在于这六月夏日的高空。早晨八点。从南到北。


天空透蓝明亮。不可测量,也无可追寻。如此良辰美景,在彼此的沉默相对中,就是一种完满终局。在我把脸贴在封闭玻璃窗之后,凝望它的这个时地。
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成为一个时常会抬起头看看天空的人。


拍了非常多关于云朵和光线的照片。不同时分,不同质地,不同色调。


相同...

杏树开花时,雪白枝条风中轻颤。他在诗中提及,旧日与友人在树下相聚,饮酒,穿白衣的少年后来亡故。月光下白色花树和衣衫,何种盛景美况已无法得知。很多年之后,他在遥远异乡的巷子里走过,酒馆灯笼未熄灭。他成了另一个时代里的人,不写诗,易喝醉,只远行。----春光易虚度,不如早早相逢。

下雨的成都,冰冷的空气里有糖炒栗子的味道。

浮生六记,日消情长。

【推荐应用】蔡澜 for android,下载:cailan.lofter.com/app

从宜宾到万州。
张财彬,这几年你在哪里?

珞珈之秋。
想到在江城上班的日子,每周用了可怜的休息时间搭乘公交出去走走。陌生的城市,陌生的面孔,秋阳晒的人心里阵阵发紧,一个人坐在在武大的操场,抽几支烟。

© 情人的长恨歌 | Powered by LOFTER